文/羊城晚報記者 褚韻
  圖/羊城晚報記者 陳秋明
  19日凌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繼續教育學院外語專業16歲女生熊儀離奇失蹤一事,引起廣泛關註。昨天凌晨,熊儀的父親接到警方的消息,白雲區第一人民醫院發現一個女孩與熊儀的特征十分相似。熊儀的家人趕到醫院後確認,該女孩正是失蹤的熊儀。當天上午11時許,熊儀從最初接診的白雲區第一人民醫院轉至廣州軍區廣州總醫院,截至當天下午2時許,熊儀仍在手術室進行進一步的檢查和治療。
  初步診療:全身多處外傷,呈半昏迷狀態
  21日上午10時30分左右,記者在白雲區第一人民醫院顱腦外科住院部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熊儀。她雙眼微閉,右側身體有明顯的外傷,右臂纏有繃帶和夾板,還在打著點滴,對記者的呼喚沒有應答。她的病床床頭還有一張寫著“無名氏”的病號卡,記載著“顱腦外傷、蛛網膜下腔出血、左尺骨骨折”的病情記錄。
  熊儀的父親告訴記者,在20日夜12時許,與他一起報案的廣州資陽商會會長接到了黃石派出所打來的電話,稱有一疑似其女的無名氏傷患目前在白雲區第一人民醫院。家人趕至醫院確認,證實就是小熊。“我們看到的時候就是這樣了,人半昏迷著,不說話也想不起來事情,偶爾四肢會動,一直打點滴,勉強能吞咽水。”小熊的母親滿臉倦容,說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孩子的傷情。
  “我們也不知道孩子遭遇了什麼,她是作為無名氏被送來的。”熊儀的家人說。
  根據急診出車記錄,院方在19日凌晨1時許接到120急救通知趕到“黃石陳田村金明匯酒吧門口”位置,當時熊儀昏迷倒在馬路中央,隨後被緊急送院。“我們在宿舍看到孩子的錢包,所以她身上應該只有手機,醫院說沒有見到,她身上也沒有其他可以確認身份的財物。”熊儀的家人說。鑒於這一情況,家屬懷疑孩子有可能遭遇了搶劫。但警方並未確認這一消息。
  熊儀的家長還透露,急診醫生曾告知他們,在接熊儀時,旁邊有一輛清遠牌照的小車,車旁還有兩個青年男性,表示就是他們發現了熊儀,還立即將車停靠在熊儀身前保護,撥打了急救電話。而按照這兩人的說法,熊儀疑似是“被人擄上車,搶劫後迅速推出車外,人摔在了路面上並昏迷”。不過,白雲區第一人民醫院政工科表示出車的急救醫生今日並未上班,無法聯繫到,記者無法確認這一說法的詳細情況。
  白雲區第一人民醫院顱腦外科的管床醫生表示,熊儀目前主要是頭部外傷,顱內出血,右上肢骨折,以及右側軀幹部分有擦傷,愈後一般情況不會有後遺症。
  記者回訪:現場環境複雜 視線條件不佳
  按照熊儀“失蹤”時間表,記者註意到,最重要的時間空白髮生在19日凌晨1時40分至3時這1小時20分鐘內,而從她在最後一次在白雲大道路口位置的人行天橋到原本預計要去的網吧僅有不到200米距離,她吃夜宵的大排檔,也僅僅是在網吧隔著一條白雲大道的正對面,通過人行天橋步行不超過5分鐘。
  這之間的時間段里,熊儀究竟遭遇了什麼?21日下午,記者從大排檔出發,重走熊儀可能經過的路線。
  “我們老闆娘把監控給他們看了,她獨自從這裡離開的時候還好端端的,人的神色也沒什麼異常。”大排檔的員工表示,都知道熊儀不見的事情,包括同學、家屬都曾來此多番打聽過。而按照他們的說法,當時這條著名的“廣外小吃街”還頗為熱鬧,不少食肆仍是燈火通明。“我們這邊很多做夜宵生意的,所以路上行人也挺多的,我們好些同事上下班也都會一個人走,沒聽說過出什麼事。”
  而與小吃街相對的這一側路面,則有不少的物流公司和汽修公司,路面上停留了不少大貨車,視覺遮擋較多。“不知道啊, 那麼晚了早就下班走了。沒聽說出了什麼事。”據物流公司員工透露,在凌晨1時至2時左右,這一側的鋪面大多已經歇業,相對較為冷清。
  附近居住的街坊稱,這一路段雖有路燈,但也有較多的高大樹木遮蔽,夜間的可視情況並不算好。在熊儀原本計劃要去的網吧,老闆也表示,當晚店內仍在營業,上網的人數不算多,“沒看到這女生來過我們這邊”。記者查看靠近網吧的天橋出口監控,在1時30分至50分期間確實沒有看到熊儀的身影。
  記者又繼續向北,尋找白雲醫院急救車單中提到的“陳田村金明匯酒吧”,結果在一家距離網吧不到百米的“金明酒店”中見到了“金明會酒吧重新裝修營業”的招牌,但酒吧並未營業。酒店的工作人員表示,他們沒有聽說附近有走失女生的情況,“這幾年也沒聽說過有人在馬路上開車搶劫的事情,小偷小摸倒是有的”。金明酒店臨近的便利店老闆告訴記者,雖然沒有聽說過這一帶近期發生過車禍,但這一側街道中有不少的斜插小巷,外來租住戶也很多。“這邊的小路大致剛好通一臺車,如果真是在這附近搶劫,有車的話很容易溜走。”
  另外,也有消息稱,熊儀最後被找到的地點位於更北的陳田村牌坊路口,並稱“在新發現的監控中可以看見,有人追著熊儀,從廣外小吃街往廣外的方向跑,隨後消失在監控中”。不過記者在此也沒有找到能夠證實這一消息的證人。對於兩位發現熊儀年輕人的情況,無論是附近居民還是熊儀的親友都表示“並不清楚”。
  記者又嘗試聯繫了與熊儀一同吃夜宵的兩位同學。其中一人電話不通,另一位譚姓女生則表示,當晚她們“喝了點酒”,熊儀的表現和平時沒有什麼差別,“平時人挺活潑,當天情緒也很不錯,去網吧前還告訴我們是去找男友。”不過,對於熊儀口中的“男友”,譚同學也表示“並不瞭解”,“她拍拖沒多久吧,也沒跟我們說,連男生是什麼情況我們都不清楚。”
  而熊爸爸則表示,自己女兒絕非“情緒不佳”或“無緣無故出走”,平日里在家表現乖巧,只是對於“拍拖”這件事有所隱瞞。“據說認識這個男生也就20多天,我們也不清楚情況,‘男友’也是他們同學的說法,具體什麼情況只有孩子自己知道了。”不過他表示,一直能夠聯繫上熊儀的同學和這名男生,他們也非常熱心地幫助尋找熊儀。這名男友還曾表示,熊儀在吃夜宵前就表示會去網吧找他,吃夜宵期間兩人還一直微信聯繫,但1點45分時,熊儀曾經發來一條語音信息,語氣頗為焦急地詢問他在何處,讓他感到“不太對勁”。之後無論是微信還是電話,都處於可以接通但沒有回應的情況。到了2點40分左右,電話就關機了,而此時小吃街里已經幾乎沒有人了。
  截至發稿前,熊儀在這1小時20分鐘里發生了什麼,依然眾說紛紜。各位街坊,如果您有相關線索,請聯繫警方或聯繫本報。
  (報料人:L先生、Z女士)
  熊儀“失蹤”時間表
  19日凌晨0時左右:上身穿藍色牛仔外套,內襯一件黑白相間襯衫,下身穿一條黑色休閑長褲、一對白色運動鞋的熊儀與2名同學一起到廣外北門叢雲路(俗稱廣外小吃街)的食肆“老四川”吃夜宵。
  凌晨1時30分左右:吃完夜宵後,熊儀錶示要到距離食肆不到200米的網吧找男朋友“小薛”。
  凌晨1時37分:附近商鋪監控顯示熊儀離開夜宵檔口,沿叢雲路往白雲大道方向行進。
  凌晨1時40分:監控顯示熊儀來到白雲大道路口位置的人行天橋,這是附近一帶的監控攝像最後一次拍攝到熊儀的身影。
  凌晨2時左右:稱一直在網吧打DOTA的“小薛”聯繫熊儀同學,詢問熊儀是否已經出發,他正在網吧等待。眾人發現聯繫不上熊儀,電話無人接聽,立即在附近尋找,未果。
  凌晨2時半:熊儀同學回到宿舍,看到熊儀的錢包、身份證等物品仍在床頭。
  凌晨2時40分:熊儀的手機關機。
  19日上午:家人獲知熊儀失聯,趕到學校尋找熊儀的下落,並向白雲區黃石派出所報案,並未從臨近商鋪獲得任何消息。熊儀的家人及同學開始在網絡張貼熊儀的信息資料,懸賞尋求線索。
  20日12時:黃石派出所聯繫家長稱,在白雲區第一人民醫院有一疑似熊儀的昏迷受傷女子“無名氏”,19日凌晨3時許由群眾發現卧在黃石街陳田牌坊對出路段,被120急救入院,診斷為顱內出血,右手骨折,全身多處擦傷。
  21日凌晨1時許:家長趕到醫院,確認女子即為熊儀。
  21日上午9時50分許:有法醫趕到現場為熊儀進行傷情鑒定。
  21日上午11時:應家屬要求,救護車將熊儀送往廣州軍區廣州總醫院展開進一步治療,截至目前仍在院中,情況穩定。
  下午3時許:白雲警方發佈消息稱已將事件立案調查。
  褚韻  (原標題:16歲失蹤女生找到了)
創作者介紹

rigkkrcybs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